admin

消失的合伙人——私吞钱款消失,另寻他处发财

行业新闻 2018-05-15 42浏览


2007年下半年的一天,在我的办公室接待了几个客户,其中领头的叫李某。这些人来时,面带焦虑,用充满了期盼的目光看着我们,经过详谈,我们了解到这几个人是想找一个消失的合伙人。
事情是这样的:五年前,在东北H市,李某和其它几个人共同投资一个饭店,其中一个合伙人叫贾某,并且饭店的主要经营就是这个贾姓合伙人主持,贾某,女,四十多岁。开业半年的时间,酒店经营状况不好,几乎接近亏损。其它合伙人也了解了情况,就在大家都对饭店很着急的时候,几个合伙人发现贾某将饭店秘密出兑了,而且贾某手机停机,贾某老公的手机开始是关机,后来也是停机了。两人都消失没有了踪影。事后,几个合伙人寻找了一段时间,可是一点线索也没有。其间也去了公安局报案,得到的回复是:“这属于民事纠纷,应该属法院的管辖”。后来又去法院起诉,结果法院的回复是:“当事人找不到,无法立案 !”。面对这无助的窘境,愁坏了几个合伙人,虽说每个人只是几十万块钱,但是,那也是不小的数目啊。万般无奈之下,也只好先放下了。虽说是放下了,但是,几个人一直没有彻底放弃。时不时的还通过熟人打听打听贾某的下落。但也始终没有进展。随着时间推移,一晃五年过去了。有一天,李某坐火车的一次经历让他有了意外的收获。火车上,乘客们天南海北的、五湖四海的什么都聊,这会儿讲到了诚信的问题,李某就忍不住,把自己被合伙人骗了的事说给大家听,结果其中一个中年男子马上给他支招:“私家侦探能帮你找人,你可以试试啊!”。听了这话,李某眼睛一亮,马上开始询问关于私家侦探的事。旅途结束之后,李某找到其它的合伙人,谈到了火车上了解到的关于私家侦探的事。经过几个人研究,最后决定雇私家侦探来找贾某。
接到案子以后,我们详细分析了一下委托人李某提供的线索。由于时间太长,很多原来知道的信息都已发生变化,没有了价值,最后经过梳理我们认为有两条线索还算是有些价值。一条线索是:听说贾某的儿子在北京念书,但现在是否毕业不清楚;贾某的儿子,虽然和自己的母亲一定有联系,但是要先找到贾某必须得先找到她儿子,但是只知道贾某的儿子在北京念书,可又不知道在哪个大学念书,找到贾某儿子也是个很费时费力的事,并且办案成本会很大;第二条线索是:贾某有个妹妹还在本市,能够找到, 码也没有变。她们姐妹俩是否还保持着联系呢?倘若联系,但联系比较少,那我们是否能在她们有限的联系中准确的将贾某的信息找出来呢?经过反复的研究,我们决定从贾某的妹妹身上找出突破口。
经过几天的调查,我们发现贾某妹妹与南部沿海S市有一些联系。经过查询知道是一家东北风味饭店,这引起了我们的注意,因为贾某在H市也是开东北风味的饭店。我们进一步找到了这个饭店的 码,于是决定打 试一试。 接通后,一个年轻女子操着带有南方口音的普通话说:
“东北**馆,您有什么需要……”
“贾老板在吗?”我试探性地问道。
“我们经理不在,你是哪位?”女子说
“哦,她什么时候能回来啊?”我接着问。
“不知道,你要是有事,可以打她手机”。女子回答。
“哦,刚才打她手机没打通,所以就打到你们饭店了,我再打她手机试试。”放下 ,我们确定了这个饭店的老板也姓贾。这条线索是从贾某的妹妹那屡出来的, 对面那个女子所说的贾经理很有可能就是我们要找的人。而且同样是一家东北风味的饭店。于是我们在网上查询了这个饭店的具体位置,决定去S市一探究竟。
深秋时节,我和搭档从中国的东北来到东南沿海。这一路下来温度变化真是不小,感觉就像从深秋又进入了盛夏。坐了两天的火车,到S市时是凌晨4点。我们直接按 去找那个东北饭店。打车半个小时的时间,我们到了饭店 所显示的区域,感觉这里应该不是市中心最热闹的地方。虽然有 ,但在一个陌生的城市找一个饭店也要费一些周折。我们整整找了一个小时才找到。这个饭店的位置看上去很低调,不在大的街道上,而是在一个小的巷子里,这个小巷子是东西走向的,最西边通到大街道,饭店就在这个小巷的最东边,也就是最里面,巷子也就100米长。从大街道到饭店不能走车,只能步行,不是因为巷子不够宽,而是因为在巷子口有一些专门用来阻止机动车的障碍。饭店在巷子的北侧,饭店南面全是玻璃,在小巷里通过玻璃就能看到饭店里的全貌。透过玻璃往里面看,在西南角的位置是吧台,后厨的门紧挨着吧台,在吧台的北边,在厅里能有二十来张桌子,看上去应该只有一层,不能算是大饭店,只能算是个中等的饭店吧。饭店的门朝着东面,门前是一条小路,路面不宽只能同时并排走两辆车。由于我们下了火车就来找饭店了,来得太早,饭店还没有开门。于是我们决定先找个地方睡一觉,等饭店营业的时候再过来。
为了便于工作 ,我们找了一个比较近的旅店。虽然坐了两天的火车,但是,我们睡了两个小时,就醒了,感觉恢复了状态,于是洗漱了一下,打算到饭店附近转一转,找个合适的时机到饭店里近距离调查。
我们走进了小巷,这时小巷两侧的门市都已开门营业了,这个小巷还挺热闹的。人来来往往的,非常的多。到了饭店附近,我们通过饭店的大玻璃往里面看,这时饭店确实已经营业了,虽然还没有客人吃饭,但是,已经能见到 员在里面来回走动了。门口停着一辆箱货,有饭店的人正在从车上拿东西往饭店里搬,多是一些蔬菜和海鲜。但是,一直没有看到像老板模样的人。于是我们先在周围转悠了一会。这时才发现,在饭店门前的那条小路,是弧形的,两头都通到之前说的那个大街道。一头是进口,一头是出口,进出口都有栅杆,能够降下或升起。
中午的时候,我们转到饭店的南面通过玻璃窗往吧台那看,发现吧台里坐着一个女人,大约有四十多岁,不到五十,从穿着和神态看,很像老板或老板娘。我们拿出委托人提供的贾某身份证照片看了看,虽然身份证上的照片不是贾某的近照,但是仍然感觉轮廓很象。于是我们决定进去吃饭,顺便近距离把目标人贾某确认一下,并且还要找个机会拍照,因为此人到底是不是我们要找的人,还要由委托人来辩认和确定。
我和搭档进了饭店,找了个离吧台比较近的桌坐下了,点了两盘饺子,一个凉菜,一个热菜,又来了两瓶啤酒。慢慢的喝着吃着,偶尔观察观察吧台里坐着的女人。这回距离更近了,看得更清晰了,我和搭档相互点了下头,意思是都认为这个女人应该就是我们要找的人。大约有40分钟,我们吃完饭,到吧台结账。我的搭档一边掏钱结账,一边还和吧台里的女人搭几句话。
“老板,买单”
“好,稍等,我算一下”
“哎,听老板的口音是东北人啊,我们也是东北来的。”
“哦,是嘛,你俩东北什么地方的?”
“我俩是吉林的,老板,您呢?”
“我也是吉林的,这越说越近了”
……
搭档和吧台里的女人搭话,我很自然地动着手机,一边看着吧台里的女人,偶尔也说上一句话。就这样,过了有三四分钟。我转过脸跟搭档说:“我们走吧,下午还有事要办。”搭档说:“行”。随后,我的搭档冲着吧台里的那个女人说:“老板,那我们先走了啊,我们哥俩是到这边出差的,下午还要有工作要做,晚上还来你这吃饭啊!”一边说着,一边就转身往出走了。吧台里的女人赶紧说:“那你们忙正事要紧,欢迎晚上再来!”。出了门我们就右转,经过南面玻璃窗时,还跟吧台里的女人挥了下手。看到这个女人对老乡完全没介意,我心想,也许是因为时间太长了,又是远隔千里,这个女人似乎已经没有太高的警惕性了,完全不会想到被她骗走钱的人能找到这来。走出小巷,来到了那个比较宽的大街上。我对搭档说:“OK了,走,回旅店看看照片效果怎么样”。旅店不远,但我们还是绕了一圈才回去。
回到旅店,我打开手机一看,足足有五十多张。其实在搭档与吧台里的女人闲聊时,我就利用手机里的软件给那个女人拍了很多照片。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从五十多张照片中挑出两张最清晰的,发给了委托人。经过筛选,挑出两张正面的照片发给了委托人。到了晚上,委托人打来 说,那正是他们的合伙人——贾某。并且很激动的说:“太谢谢你们了,你们真是太厉害了,我们找了五年都没找到她,没想到你们十天左右的时间就把她找到了,真没想到他躲到那么远去了。要是没有你们,我们自己是根本找不到她的”,最后,委托人说:“我们明天就坐飞机过去。”
这时,我们的工作还没有完全结束,为了确保万无一失,我们还要知道贾某住的地方。晚饭的时候我们没有去贾某的饭店吃饭,直到晚上十点左右,我们改换了穿着,变换了一下形象,也就是侨装了一下。到饭店的外面,看到贾某还在饭店。我和搭档对了下眼神。于是我们就按计划好的方案实施。我的搭档到饭店附近,盯着贾某。为防止贾某住得远,需要开车离开。我到那条弧形的小路的出口处等着,因为,这里面的车想出去,一定会走那个出口,另外,在大街上守着也是为了打车方便。就这样,我和搭档在各自的位置上等着贾某离开。
足足等到半夜十二点多,搭档打来 ,说:“饭店开始打佯了,打起精神来吧。”于是,我把手机握在手里,随时准备接 等搭档的下一步消息。可是,一直等了半个小时,搭档也没有打来 。“怎么回事呢?这个贾某在饭店墨迹什么呢?难道她……”,就在这时,远远的,我看到一个人径直向我走过来,虽然是半夜了,但是在路灯下,我还是一下认出了我的搭档。他越走越近,渐渐的看清了他的脸,正面带笑容地看着我。我一看就明白了,于是也放松下来。随口问他:“她家就在附近?”“嗯!就在饭店后身,都不到50米。单元门我记住了,是三楼右手边,开门的时候里面有个男的跟她说话,应该是他老头。”搭档很肯定地说。
到现在,我们的任务算是完成了,就差最后一步将贾某指认给委托人了。回到旅店,我们一直睡到了第二天的中午。醒来看到手机有未读短信,打开短信,内容显示:我们马上就要登机了。于是我告诉搭档说:“看来委托人下午2点多就能到了。”果真,两点多快到三点的时候,委托人打来 说已经出机场了。问我到什么地方见面。我和委托人约了离贾某饭店两公里远的一个地方见的面。委托人一行有四人,见面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,我看时间已经太晚了,今天不便马上去指认目标人。于是我建议委托人:“先吃饭,之后找宾馆住下,晚上再详细地把情况跟你介绍一下,我们明天再去认人。你看行不?” 委托人说:“行,你们有经验,也熟悉情况,听你们的。”
到了晚上,在宾馆里,我把情况详细地跟委托人说了一下,并根据不同的情况制定了不同的指认方案。方案是这样的:明天中午先由我到饭店看贾某在不在,如果在,我打 通知委托人,委托人再过去;如果不在,我和搭档在里面一边吃饭一边等,只要贾某一出现,我就 通知委托人。一切安排妥当之后,都各自休息了。
第二天中午,我和搭档来到饭店外面,并没有看到贾某,于是我们就进去吃饭了。李某等人就在宾馆等消息。时间不长,也就半个小时左右,就看到贾某从饭店外面走了进来。我跟贾某点了下头,我的搭档跟贾某还挥了下手,说:
“老板,今天怎么才来啊?”
“嗯,才过来 ,你们哥俩过来了,那天说晚上过来,怎么没过来呢?”贾某说。
“那天晚上有局,就没过来,这不又来了嘛。老板,今天是在你这吃最后一顿饭了,下午再办完事,我们就回去了。”我搭档说。
这时我起身对搭档说:“哎呀!刚才退房的时候,我有东西落在宾馆了,我去取,你继续吃,我一会就回来。”
我离开饭店,我马上给委托人打 ,让他们往这个方向来。很快我在道边接到了委托人,把他们带到了距饭店有三十米的地方,向他们指认了饭店。尔后又给搭档打了个 确认贾某没有离开。最后,我示意委托人可以进去了。委托人一行四人进了饭店,径直奔吧台走去。李某边走边说:“贾某,还记得我们吗……”
我的搭档看到委托人进入饭店,并且与贾某已经交谈上了。于是结账,悄然地离开了饭店。至此,这个案子算是圆满地完成了。我们一身轻松踏上了返程的路。
能够帮助需要帮助的人,帮助他们挽回损失,我们都感到很自豪,很有成就感。每次案子告破的时候就是我们最开心、最兴奋的时刻。也正是这一点激励着我继续从事这个行业。希望我们的存在,对那些违背诚信,肆意践踏诚信的人是一种威慑。
沈阳奇兵侦探公司,咨询 :024-31687590, :2967888709